衡水武强新闻>>武强科教文卫

雅俗共续曲霓裳(下)——《皇甫风土》述评(武铁良)

2018-06-25 18:40:49 来源:衡水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四、灵活多样的记人方法

马克思主义认为,“任何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无疑是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任何历史记载都应当从这些自然基础及它们在历史进程中由于人们的活动而发生的变更出发。”故社会主义新方志尤其第二轮志书特别重视记载人的主体地位及其历史业绩,不仅专门设置人物分志集中展示社会精英的杰出贡献和高尚品德,还尽可能拓宽人的记述领域,以多种方式记述各行各业知名人物乃至基层群众的突出事迹。

以人文资料为主体内容的《皇甫风土》所设7个板块虽未有一块属于人物门类,却在全方位记人和人的活动方面进行了更多探索。其主要做法可归结为下面4种。

一为以姓氏系人。姓氏在方志中属社会部类,通常只记源流、种类、人口与分布等情况。“皇甫姓氏”板块除记述这些内容外,还对全村35个姓氏均记有开山始祖、现有各户户主、外迁人员及去向。并按照“本籍历朝历代有字可查的人士和当今副科级以上干部、中高级知识分子、艺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劳动模范、企业家”的选录标准随载大量人物简介。以住村历史最久的“李姓”条目为例,文内记有皇甫村李姓始祖、元末纵征大将军李砚芳,现有户主李德瓮等33人,外迁人员李恩荣等43人,简介四机部767厂党委书记李长如等30人。林林总总超过100人。

二为以事系人。即在入载事物、事件记述中渗透具体人的生动事迹,以深入展现人的作用和时代风貌。此种方法在7个板块以及“导言”“后记”等部分广为运用。“皇甫地名”板块“五节地”条目堪为代表之作。此文在简介该地块地名由来、所处位置以及地势与肥力之后另起一段写道:“五节地内东南位置有一砖井。1970年10月的一天,16队儿童李福攒不慎坠入井中。大学刚刚毕业在皇甫下乡插队的知识青年侯金栋奋不顾身跳井救人的故事就发生在五节地。”寥寥数语,即将与“五节地”有密切联系的典型人物记入史册。由于系人得当得法,在给“五节地”这一静态事物赋予灵性与鲜活的同时,还使其存史、资政、教化价值随之倍增。

三为附文系人。近年来,有选择地在某些篇目之后增加附文(包括附记、特记、专记、附录等体裁)日益被一些志书编纂者所重视。《皇甫风土》记事也借鉴此法用于系人。置于“皇甫地名”中的《儿时看打井》,“皇甫文化”中的《皇甫调儿亲历记》,“皇甫滋味”中的《奶奶的五更饺子》3篇回忆文章即是其得意之作。3篇附文中所写的“老哥”“大伯”“老师”“同学”“爷爷”“奶奶”等诸多人物在冬季打井、排演地方戏、过年包饺子等活动中的感人故事,就非常深刻地反映了广大农民群众在困难年代不畏辛劳、艰苦奋斗、无怨无悔、苦中求乐的内心世界和高尚情操,无不给人如见其人、如临其境的切身感受。对正文所记“南大坑”“皇甫调儿”“五更素饺子”等也起到了补充、印证和深化记述效果的作用。

四为以人系文。皇甫是个文化村,除建有图书室、剧团、秧歌队、书画联谊会外,还建有自己的诗社——冀遂诗社。为集中体现“歌咏皇甫事”方面的文学创作成果,“皇甫吟咏”板块之下设有20个以作者姓名命题的条目,题下各载其人所作诗词若干。但站在志人角度看,虽然其主体内容是充满乡村味儿、生活味儿的文学作品,但透过诗作告诉给读者的还有皇甫人的文学素养与爱乡情怀,归根结底还是突出人。如,书中田园诗人“于德兴”名下载录其所作诗词9首,其中《晨刈麦》的诗文“牛喂五更天,灯磨雪快镰。启明星未落,割麦两车还”和《麦熟看场趣题》的诗文“摊片穰秸作睡床,晚风为我送清凉。多情更是星光灿,一夜秋波递梦乡”等,就以绝佳语言情真意切地写出了作者在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后的(当然也暗含广大农民)生产积极性与小麦丰收后的喜悦心情。

五、笔端含情的文字风格

在第一轮新方志编修中,《枣强县志》副主编步进先生针对地方志编纂因过分拘泥于严谨、朴实、直白等要求,进而导致一些志书语言呆板、僵化、干瘪、生硬,缺乏可读性的现实问题,曾撰文提出“笔端含情”的观点,但响应者寥寥。时隔20余年后,《皇甫风土》在事物记述中那充满乡土气息的方言土语、绘声绘色的场景描述、发自内心的情感抒发、颇具文采的语言风格等,使我们继《枣强县志》后再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笔端含情的魅力,并引发我们对志书语言创新的思考。下面,试举“皇甫滋味”板块中的“尜尜儿”条目为例:

“这里说的尜(ga)尜儿,是用棒子面加工制成的一种既当饭又当菜还能当汤喝的风味小吃。用黄棒子面做的尜尜儿,俗称金尜尜儿。

尜尜儿一般用来做尜尜儿粥。烫好棒子面晾凉,团成红枣大小的圆球拍成小饼子或切成菱形块儿,下到锅里煮到多半熟,再乱棒子糁儿,改用小火慢慢熬。这种做法简单省事、有稀有干,就着红咸菜吃,原汁原味的乡土气息扑面而来,别开生面。

做尜尜儿先用开水把棒子面儿烫了,用筷子搅匀,放凉,稍掺些榆皮面或白面,也可以放一点盐,然后拍成半厘米厚的饼,切成菱形块,放到簸箕里滚匀面粉,下到锅里。多煮些时间才能熟透,盛到碗里,吃起来很香。

秋收季节,农家满院子都是棒子穗儿。剋棒子粒是手工活儿。秋收不像过麦那样着急。棒子收回来,老人和孩子是剋棒子的主力。新棒子面做的尜尜儿汤好吃。做尜尜儿的时候需加点五香面、葱末儿和盐,那气味扑鼻香。再倒入事先准备好的用葱花、姜末焌的焦儿,是一锅极为可口的美味佳肴。

月是故乡明。故乡的小吃最醇厚。虽说尜尜儿当主食的年代已经过去,可那碗中飘出来的玉米香永远是人们思念的乡愁”

古人有言:著述之难,莫过于志。笔者数十年参与各级方志机构修志活动对此体会尤深,编修未入政府规划的乡村小志想必更是举步维艰。《皇甫风土》是下苦功夫、大功夫结出的硕果,字里行间无不浸透着编者的心血与汗水。然百密难免一疏。此书在个别方面也因条件限制或经验不足留下一些遗憾。但瑕不掩瑜,一部乡村小志能够在传统志书体例科学继承和大胆创新方面亮点频频实属难得。

(武铁良,1950年生,河北武强人。曾任衡水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助理调研员兼地方志办公室主任。《衡水市志》主编。)

责任编辑:翟一杉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